铭顽不绫

咦……
……这里铭绫
蹲着果宝or工作细胞不想动
爱好是读童话故事……
什么都好别逆我cp我跟你玩命谢谢

【东天/所属】


  “夜深不睡,莫不是军师会有心事?”东方求败微微勾着嘴角,低头望着天下无贼。若不是半夜无意间瞥见了外面凉亭中的灯光,他的军师就要在外面坐一宿了。
  天下无贼微眯着眼,手中依旧捏着那柄羽扇,对他的话未置可否:“……丞相有心了,臣惶恐。”
  一时无言,东方求败沉默着端起了石桌上的茶杯。天下无贼抬眼,目光追随着那只茶杯。
  “禀丞相,”他停下了摇扇的动作,羽毛轻轻抵在唇边,“这是臣的茶杯。”
  东方求败的手顿了顿,随后依旧将茶杯中的茶水饮尽,盯着天下无贼微微睁大的双眼,
  “我知道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什么都发不出来,学校网真烂

森林深处的怪物先生

·是童话风
·天爷真·十岁设定x
·无脑无剧情,也请不要带脑子看x
·人物属于至尊蓝弧,ooc属于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照进森林中的阳光被叶片切割得支离破碎,青草和泥土潮湿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,混杂着一些浆果淡淡的甜香。
天下无贼踏在草地上,草叶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。他一手扶着树干,向森林的深处前进着。粗糙的树干将他手心的皮肤擦破,脚下的步伐也逐渐不稳,他开始会跌倒,然后站起,直到体力不支而跌坐在草地上。
草地并不是看起来那么柔软,相反还有些扎人。天下无贼原本罩在脑袋上的兜帽已经滑落,露出自己凌乱的蓝发,还沾染着些灰尘。似乎是不想在这里停留太久,他再一次支撑着站起。

…等一下。有人在他身后叫住了他。
声音低沉还有些沙哑。天下无贼转过身,愣愣地望着那个叫住他的人。村庄里是不会有人进入到这里来的,他敢确定。因为大人们说这片森林中有会吃人的怪物,而他们都是对着片森林避而远之。村庄里的孩子们都是听着这个故事长大的,就连他自己也不例外。即使内容及其荒谬,但人们的确将它当真。
那人有着红色的头发,就连眼睛也是红色的,像血一样,有些刺眼。不容忽视的是他头上的犄角,还有隐藏在发丝下的尖耳。
是怪物吗?

他是这片森林中孤独的居民。东方求败。或许是某一天,村庄里有人在森林中见到了他,不同于人类的外表将村民吓得落荒而逃,至此之后便有了那个流传下的荒谬至极故事。
原来是个小孩儿。东方求败淡淡的开口,他直勾勾的盯着天下无贼,脸上没有表情。是东边村庄里的孩子吧?
你是怪物吗?天下无贼没有回答他,望着他的犄角说。大人们说,森林里住着一个会把人吃掉的怪物先生……
那你就不害怕我会将你吃掉?闻言,东方求败却只是笑了起来,笑声如同他的声音一样低沉。事实上他并不会将他吃掉,这只是他漫长无趣的生命中的一个小玩笑而已。
天下无贼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将兜帽重新戴上。抱歉,不可以。他回绝道。
我还要去找我的弟弟们。他抬头,与东方求败对视。目光相碰,孤独的红色花瓣落进似血的红色深潭。
当他抬头时,东方求败才发现他的左眼黯淡无光。
你的弟弟们在这片森林里吗?东方求败饶有兴趣地问。
不知道。天下无贼攥着衣角。不过他们长得和我很像,大概。他模模糊糊的说。
这大概就是天下无贼所知道的全部信息,而他也不介意和别人透露。事实上他也和村庄里的大人们提到过这件事,但他们只是将此当做一个玩笑而一笑了之,有的孩子还将他当做异类,借此嘲笑他。所以才会离开那里。
怪物先生,你见过他们吗?他们,大概是三个人。他微微仰着头,眼中似乎透着一丝期待,但迅速被淹没在深不见底的瞳中。
短暂的沉默过后,东方求败告诉他,自己并没有见过他们。
但你不妨再往西边走走。他说。穿过这片森林,说不定就会有他们的消息,但是还请小心。
森林外,是他也未涉足过的世界。
……好的,十分感谢您。比起嘲笑和疑问,这显然是最好的答案。天下无贼将兜帽重新戴好。
哈,虽然村庄里的人都会将您形容得非常可怕,但是怪物先生真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呢。他轻声呢喃,用着只有自己才能听清楚的声音。

怪物先生,等我找到了弟弟们,就会回来找您玩。他仰起头,微笑道。

【东天/夏夜】


  不同于白天的燥热,夜晚的风甚至带上了些凉意。
  “教主今日竟然有雅致与属下一起喝茶。”指尖轻轻摩挲着空茶杯的杯口,天下无贼抬眼望着对面主动提出要沏茶的东方求败。
  东方求败轻笑一声,提起茶壶将天下无贼的茶杯斟满:“今晚夜色正好,若是错过了实在可惜。”
  并未打算回应他这荒谬的话,天下无贼低下头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。
  “如何?”换来对方带着些许笑意的询问。
  ……有些苦涩,教主恐怕是拿错茶叶了。
  “很好。”他面不改色的点点头。

【KT树/忙碌】

∑是超短的段子
爆哭,,我怎么只会写这种短小的东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你有时间来我这里,”树状细胞翻看着手中的相册,并未抬头便知道来访者是谁,“工作不忙吗?”

  KT从树状的身后将他轻轻搂住,俯下身贴近他的耳边:“挺忙的……”

  “但是保护树状细胞也是工作之一。”一边说着一边用鼻尖轻轻蹭了蹭他耳边的碎发,欣赏着他微微泛红的脸颊。

【东天/悲剧】


  “如果我死了,想要在墓碑上刻上你的名字。”东方求败合上手中的书,随意地靠在座椅的靠背上。
  天下无贼蹙了蹙眉,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:“您在胡说什么?”
  没有回应,天下无贼将最后的砂糖倒入咖啡杯中,转头正好对上那双略带了些笑意的眸。
  “……好吧,这是教主您的咖啡,希望它能使您清醒一些?”天下无贼将原本为自己准备的咖啡端至东方求败面前,“在看什么书?西方悲剧大师的巨作吗?”

【认鼠/童话】


  “三哥,给我讲个故事好不好?”临睡前拉住了正欲离开的认贼作父的衣角,贼眉鼠眼努力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望着他。

  认贼作父俯下身为他掖了掖被子,颇为无奈地说道:“你都多大了,还想要睡前故事?”

  “嗯。”在被子里蜷成一团后,贼眉鼠眼点了点头。

  “……行吧,你想听什么,”认贼作父只得妥协,从书架上随手抽出一本书,“白雪公主,还是小红帽…?”

【东天/夜晚】


  “睡不着?”东方求败一只手搭上面前窗户的玻璃,头也没有回。
  “不,不是……”本握着门把的手松开,天下无贼垂下眼轻声回应,“属下只是看见教主的房门没有关,于是就过来看看……教主为什么也不去休息?”今天的公文并不多,这是可以确定的。
  “大概是习惯了,或者,享受夜晚?”对方突然笑出声,微微扭过头,“要来一杯咖啡吗?”

【东天/homosexualité】


  在背后暗搓着情书犹豫着要不要递出去的时候突然被表白,手中的信封骤然被自己攥出褶皱,在对方的注视下磕磕巴巴地答应这场荒谬的爱情。

  即使那封信到现在都没有给他。

  天下无贼摩挲着有些泛黄的纸张,有些感慨地叹了口气。
  “看起来很老旧的样子?”
 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惊得天下无贼再一次攥紧了那可怜的信封。
  “教主?”
  “……你的反应有些大啊,”东方求败端着一杯茶,眼睛却是看向天下无贼手中的信封,“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?”
  这分明就是调侃。天下无贼将它收入口袋里,摆了摆手:“没,只是过去一些勾起回忆的物什而已。”

  果然还是不要给他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字典产物,我大鹏展翅x

期末结业考完了
我可以大鹏展翅了

写车什么的
果然还是跨不过心里的坎
【死目】